2020脱贫攻坚战倒计时 金融机构发力加速全面脱贫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收官之年,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努力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任务;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

金融机构作为扶贫事业的主力军,金融如何发挥扶贫作用以及提高扶贫效果备受市场关注。

8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2020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会议要求,2020年下半年,要继续做好金融管理和金融服务工作,统筹做好收官阶段金融扶贫工作。

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央行金融扶贫主要是在做好“六稳”和“六保”工作的基础上,利用金融等手段助推产业扶贫发展,各地支行纷纷出台精准扶贫的金融创新产品,推出各种各样的扶贫惠农金融产品,有效地提高了金融扶贫的有效性、精准性和覆盖面。

整体来看,尽管上半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但央行主导金融扶贫工作仍在加速推进。

央行披露数据显示,普惠金融在上半年进一步发展,实现“量增、价降、面扩”。二季度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13.55万亿元,同比增长26.5%;上半年增加1.97万亿元,同比多增7539亿元。此外,5月份新发放普惠小微贷款的平均利率为5.23%,较上年末下降0.65个百分点;已经支持了2863万户小微经营主体,同比增长21%。同时,信贷支持继续向制造业贷款、小微贷款、助农贷款倾斜,“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区的贷款增速保持较快增长。

陕西省果业中心主任、国务院扶贫办电商扶贫特邀专家魏延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相信今年能打赢脱贫攻坚战,党中央实现对全国人民的承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金融活水盘活乡村

作为社会经济的水源,金融机构在扶贫事业中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发挥资金的杠杆作用,撬动乡村经济的振兴。在脱贫攻坚收官年,金融机构继续加大投入。

今年3月,国家开发银行召开2020年扶贫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全年将向贫困地区发放贷款不低于2000亿元,专项用于支持脱贫攻坚。

会议还进一步部署了2020年的扶贫工作方向,具体来看:一是加大对挂牌督战的52个县的政策倾斜,重点支持“两不愁三保障”、饮水安全、产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等突出短板和薄弱环节。

二是深入开展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东西部扶贫协作、定点扶贫“三大行动”,抓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差异化政策落实,支持东部龙头企业赴西部尤其是深度贫困地区投资兴业,进一步做好定点扶贫工作,扎实开展消费扶贫。

三是着力巩固脱贫成果。加大产业扶贫力度,优先支持扶贫龙头企业和扶贫车间复工复产,推动产业链向贫困地区延伸。充分发挥转贷款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大力支持易地扶贫搬迁后续发展,为配套产业项目落地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积极探索以市场化融资方式支持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补短板。

四是强化融智扶志。坚持“应贷尽贷、精准资助”,提升助学贷款覆盖广度和深度,切实做好贫困学生的就业帮扶工作。

五是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积极促进乡村优势产业发展,大力支持国家储备林、长江大保护、黄河生态修复等生态环保项目建设。

华南某股份行扶贫相关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国开行会议部署的五个重点,基本是银行业现在扶贫工作的重点。而对金融机构个体来说,要解决好对口帮扶对象,各行的投入和参与力度都很大,方式也不同。总体来看,落后贫困地区主要扶植发展的产业还是以农业为主,金融机构驻点后,一方面要帮助该地区制定合适的产业政策,提供资金、人力支持,引导大家形成产业集聚。近两年看到了电商的优势后,更是大力发展电商扶贫,效果很显著。另一方面,易地扶贫搬迁,帮助进行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和安置工作,也是一个工作重点。

“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另一股份行驻村干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金融机构有资金,但是要从根源上解决贫困,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现在的扶贫工作,早已不是大水漫灌,或者简单的产业帮扶的问题。金融机构对点帮扶,解决贫困问题,积淀久的已经有20年,现在再去看扶贫工作,教育、文化、生活,方方面面,都在帮助贫困地区完善。“但20年的投入就够了吗?现在看还有大量的工作待开展,乡村振兴是一个漫长的计划。”他说。

魏延安对此表示赞同,他指出,脱贫攻坚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因为脱贫攻坚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历史任务,对于农村而言,我们更长远的目标是在经济社会生态各个方面都实现乡村振兴。

“教育扶贫就是目前越来越多人看到的一个方向。如何解决(贫困)代际遗传的问题,这个问题目前还不能乐观。除了城乡数字基础设施硬件差距,软件也不足。希望小学不缺,优秀的师资力量很缺。教育扶贫也许投入大,见效慢,但关乎长远。”

但无论是教育扶贫、电商扶贫还是产业扶贫,金融机构都投入真金白银和大量人力,投身于扶贫事业中。深圳某大型金融集团就在5月司庆日宣布,计划协调集团工会、统筹电商平台,推动全年采购、协销扶贫产品金额不低于1.5亿元。

新技术,新零售,也在给贫困乡村带来机遇。

世界银行资深经济学家骆许蓓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看到了新冠肺炎疫情下网络直播销售和电商扶贫的发展潜力,电子商务未来可以通过更多元的方式支持经济的发展、减贫、支持小农生产和现代市场的有机衔接。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农村电商研究中心主任易法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电商扶贫这几年很热,也初具成果,但他也提醒,这一成果是否可持续,需要从政策层面保持两个政策工程的连续性。第一个政策就是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工程,第二个是农村信息服务进村入户工程。需要进一步提高农村的基础信息基础设施,强化和改进农村地区的互联网+的观念,进而改变农村农户还有农村企业的经营生产方式。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