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湖畔访友记

证券时报记者 朱凯

沈雪龙,上海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数年后辞任律师,他又转身成为沪上某私募股权基金合伙人兼投委会委员。或是羁绊于“鸟归故林”的古人教诲,亦或得益于自由投资人之身份便利,只要事务不甚繁忙,沈雪龙便会离开上海,回到都昌的湖边寓所。若得闲暇,他会研习张仲景的《金匮要略》,或者翻读钱穆的《国史大纲》。兴至之时,他干脆回到阳峰乡的祖居,在年老但不年迈的父母身边,帮着锄地种菜。

证券时报记者此番与他见面,故意避开国际金融中心的上海,“刻意”选择了都昌县体育馆附近他的大平层寓所。在这里向南眺望,便是蔚蓝、宽阔的鄱阳湖湖面。

都昌,古称枭阳。南朝宋武帝永初年间,因彭蠡湖盆地沉降运动频发,湖水南侵,枭阳县地大部分沦入湖中。时至近代,枭阳故人思念故土,甚至固执地认为自己才是鄱阳湖的“主人”。

对于“鸟归故林”的前面是否加上一个“倦”字,他不置可否。按照一般人的思维,离开纸醉金迷的特大城市来到偏远乡镇,归纳其原因,不是财务自由得一塌糊涂了,便该是阻力和压力逼迫所致。

沈雪龙将西瓜一劈为二,递给记者一个勺子说“就这样挖着吃吧”。关于过往经历,他开始娓娓道来。早年高考,离开都昌去辽宁,大学毕业后首次前往上海择业。在中学执教数年,凭一腔热血考取律师从业资格,律所地址选在陆家嘴。在从事投融资法律服务过程中,沈雪龙更多是代表投资机构,以尽职调查和商业谈判、法律文件起草者等身份介入其中。多年积累,他在企业投资融资、风险防范、制度建设以及投资人股东关系处理、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拥有了丰富实践经验。

“我们团队参与投资的科创板公司复洁环保,6月11日过会,7月21日证监会注册生效。”与记者交流过程中,沈雪龙不时会与记者分享他在长年投资生涯中的感悟或体会,并顺带介绍一下投资成功的案例。

此次拜会,恰逢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暨开通仪式在北京举行。直播开始之前,沈雪龙早已打开客厅的75英寸电视。喝茶聊天时他向记者介绍,在投资项目选择上,他认为除了“看人”这个第一因素外,还应注重从技术新颖和先进性、成长空间可持续性、价值评估合理性等角度来选择项目。目前他的团队广泛投资于一二级市场及三板挂牌企业,直接、间接投资的项目达到200余家,较多集中在节能环保、智能制造、新材料及生物医药等领域。

因为时间紧迫,这次在都昌的短暂会面仍有些许遗憾――记者提出想在鄱阳湖畔的菜地里挥锄一试,但眼看夕阳斜曳,只得作罢。次日回到上海,回忆起与“菜农”沈雪龙聊家常的些些片断,羡慕之情却已浓腻得抹之不去……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