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应以MPIA为契机重建常态化WTO上诉机构

7月31日,包括中国、欧盟在内的WTO“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MPIA)参加方就仲裁员名单达成一致,成功组建了由10人组成的仲裁员库,并联合向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构做出通报。中国提名的杨国华教授获得各参加方支持,当选仲裁员。MPIA机制的形成标志着WTO朝着解决当前的“空椅危机”迈出了一步。

MPIA机制的设立有其起因:自2017年以来,因美国阻挠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法官甄选程序,导致上诉机构法官数量无法满足审理案件的最低标准,自去年12月11日起,上诉机构法官仅剩1人,上诉机构正式停摆。而这次新选出来的仲裁员组成的仲裁庭将处理在原上诉机构瘫痪期间提起的上诉案件,从而能将中断的进程接续起来。

当然,由于MPIA机制本来就是为应对美国而建立的,所以MPIA自然也遭到了美国的反对。6月初,美国常驻WTO大使谢伊曾表示反对为MPIA建立专门的服务机构,并反对利用WTO公共预算资助MPIA,这曾经让人担心MPIA会胎死腹中。但由于欧盟、中国、巴西等方面强烈支持MPIA以及围绕这个问题所形成的共同利益,MPIA依然得以顺利运转。这是一次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实行多边主义所取得的重要成果。

不过,美国对于WTO上诉机构的不满并不是始于特朗普政府。近十几年来,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美国政府一直指责WTO上诉机构“越权”。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多次声称,WTO上诉机构超越了自己的职责范围,不是在解释WTO协议,而是在创设法律。而这与莱特希泽的经历有密切的关系,他此前做律师时曾为美国钢铁行业服务,致力于保护美国制造业利益,所以他的这种态度可想而知。而且美国的阻挠不限于杯葛法官任命,它还一直试图阻止对上诉机构的预算拨款,因此上诉机构所面临的人为困难可谓重重叠叠。

美国一直声称WTO上诉机构应当成为一个职责狭窄的技术性评估机构,但它的这一主张并不是出自真诚的改革考虑,其真正动机是试图削弱上诉机构的职权,以使其难以做出对美国经济利益不利的裁决。美国长期拒绝任命新法官的真实原因其实也是嫌上诉机构多次做出裁决,否定美国对低价进口商品采取的限制措施的合法性。因此,这种以“改革建议”为名的阻挠其实并不合理,而是对权力的滥用。

归根结底,是美国的单边主义做法迫使各国不得不想出应对办法,而不是欧盟、中国等方面排斥美国。现在既然建立了临时上诉机构,填补了程序空缺,各国就应抓住机会认真经营,确保其顺畅运行,以使WTO度过目前的危机,并致力于促使美国重新回到多边主义和共同商讨的正道上来。

这场冲突的实质是,美国作为经济强国和贸易强国,想充分利用自身的力量,由自己掌握最高的贸易立法权,而不是使之落入像WTO上诉机构这样的多边组织之手。这是美国干扰WTO上诉机构运行的根本原因。但这种倚仗强势的做法,与目前日益多极化的世界经济现实已经格格不入,而且必将招来其他国家的反制和报复,导致国际贸易秩序变得更加混乱。

WTO建立时,所依赖的基石是各国都可以通过公正的机构来解决分歧,并遵守其决定。若没有这样的基石,WTO的存在就失去了意义。WTO上诉机构在整个国际贸易体系中就扮演着独立仲裁者的角色,发挥着砥石的作用。因此,各国必须尽一切努力阻止少数国家迫使这一仲裁者离场的企图。

当然,WTO上诉机构存在的一些潜在问题是可以讨论的,例如,自1994年以来,上诉机构的规则体系没有更新;上诉案件的处理时间往往超过规则规定的90天时限,出现拖延情况;上诉机构成员的遴选会受到政治因素干扰,等等。但在这些方面进行改革与多边主义毫不冲突,只有相互平等对待和探讨才能找到改革方案。

建立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秩序是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的共识,WTO上诉机构停摆则是历史的倒退,不仅令贸易纠纷得不到解决,还可能迫使各国单独行动,陷入相互报复的不良循环。MPIA的形成是一个难得的良机,各国应该借此契机,回到法治轨道上来,重建稳定常态化的上诉机构。

(作者:刘波编辑:欧阳觅剑)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