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日本经济的真相和数字资产HT的契机

  2020年6月16日亚市盘中,日本央行公布货币政策决议,该央行如期维持基准利率不变,但扩大特别贷款计划规模。就此,日本央行特别贷款计划规模从75万亿日元升至110万亿日元左右。

  日本央行表示,目前日本经济仍将处于严峻形势。出口和产出骤降,资本支出增速明显放缓,私人消费大幅下降,一段时间内CPI年率可能为负。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存在很高的不确定性。如果需要,日本央行将毫不犹豫地采取更多行动。

  从央行的表态来看,因为疫情的影响而做“放水”动作,也因为疫情未来可能继续放水。但事实上,日本的疫情已经得到一定控制。据新华社东京的消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6月18日晚宣布,19日起解除避免跨县活动的要求,全国范围内允许自由旅行,此外将允许举办1000人规模的音乐会等。

  也就是说,日本疫情事实上已经得到了控制,那为什么日本央行还要提高特别贷款计划规模?并且还以疫情为理由对未来继续做放水动作埋下伏笔?

  事实上,日本央行放水是常态化动作,哪怕全球疫情完全扑灭,也不能阻止日本央行放水的步伐。当我们深刻地了解日本经济的真相后,不光能够了解日本为何会迫切需要数字资产市场的发展,也能够理解HT拥有怎样的契机。

  日本经济的顽疾

  之所以日本央行会常态性地放水,和日本经济停滞以及陷入流动性陷阱有巨大关系。日本经济停滞从九十年代初至今,日本经济衰落已近三十年时间,尤其是从2009年以来日本在十多年时间里人口负增长,未来经济发展的压力更为巨大。而其陷入流动性陷阱则更是世界经济史的经典问题。

  日本经济停滞的原因,需要从广场协议开始说起。1985年,在美国的主导下,美日德法英签订《广场协议》,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汇率有秩序贬值。美国主导《广场协议》的核心原因在于其需要提振出口。而相应地,日元增值后也导致了日本出口受到影响,GDP大幅下滑。但日元的增值也提升了购买力,此后日元大规模进入房地产和股市,造成了巨大地非理性泡沫,最后在90年代日本股市崩盘,就此日本经济开始陷入长期停滞。

  有阴谋论认为这是美国设局陷害日本,但日本当时进驻资本市场的疯狂是始料未及的。但阴谋论者的一个依据则是在这次危机爆发后,大量的日本银行和券商被美国收购股份,因此日本的金融系统事实上是被美国控制。无论是否事先筹谋,这对日本金融市场后来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地影响。

  日本股市崩盘以后,经济萧条的过程使得日本社会整体的生存压力较大,消费环境疲弱,大部分日本人都不愿意花钱做更多消费,由此导致日本出现通货紧缩。通货紧缩相比通货膨胀对经济伤害更为恶劣。试想,企业卖出商品才能盈利,大家都不愿意花钱时,企业只能打折出售商品,再不能盈利就只能关门。大量企业关门会导致大量失业,于是人们就更不愿意花钱,继而进一步导致通货紧缩更为严峻,形成恶性循环。

  日本政府不能对此坐视不理,而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激进地投放大量货币。一方面,投放货币能够让日元贬值继而促进日本出口以恢复经济;另一方面,日元贬值能刺激民众消费,增加货币流通速率,形成更强的资源配置。投放货币的方法对日本来说当然是正确地方法,然而刺激经济的目标却没有到达成。日本陷入了严重的流动性陷阱。

  之所以会陷入流动性陷阱,和日本在进入发达国家后阶层固化有巨大关系。事实上,阶层固化这一现象也是很多发达国家的通病,在德国等国家表现也十分突出。日本阶层固化的结果致使诸多年轻人无法看到可以通过努力工作改变命运的未来,于是开始以最低成本的生活方式自行社会边缘化,例如宅于家中吃泡面,打游戏度日。普遍日本民众的消费意愿还是很低,而且几乎是默契一般地表现了,只要大家不花钱,商店里的商品涨价不会严重,如果开始大量花钱了,那么商品涨价会更快。

  社会阶层固化的问题根本无法解决,而且在不断投放货币的过程中,社会精英有办法利用自身资源更有效地保护财产,而底层民众的生存压力却由此变得会更大。这是十多年来日本人口负增长的根本原因。如果不是生活压力大,谁不想大肆购物,儿孙满堂,生活其乐无穷呢?

  因此日本政府投放货币后,货币并没有在社会流通,只是增加了数字而并没有达到效果。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即使不愿意消费,利率接近零后,持有日元会因为资金时间价值造成损失,日本民众能接受吗?

  日本是一个交易市场发展悠久的国家,早在日本幕府时代即有本间久宗在米市进行大宗现货交易谋利,并创立了“酒田战法”的交易分析思路沿用至今。即使是现代金融市场的分析入门学习,也会常用《日本蜡烛图》作为基础教材。

  在金融交易市场历史悠久的背景下,日本民众对套利有着很敏锐的嗅觉。在日元贬值的背景下,日本出现了“渡边太太”现象。许多家庭主妇通过借入低利率的日元购入他国债券赚取利差,这些家庭主妇被称为“渡边太太”。因此日元越贬值,对“渡边太太”们就越有利。

  另外,不像中国有微信支付宝这样便捷的支付工具,日本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薄弱,也对日本民众的消费构成了障碍。

  日本的支付系统之所以发展薄弱,和日本金融监管过于严厉有关。日本目前现有的支付工具在使用时不允许消费者直接从银行划账,而需要先在三方账户上充值。此外,三方支付的公司经营业务需要交纳巨额保证金,对沉淀资金的使用也有诸多条款。日本的支付工具零零种种,却无法形成全民都能使用的巨头。像2020年中国的“6.18”电商促销活动中总成交额突破万亿人民币,这样的现象在日本基本是不可想象的。

  从上述的背景可以看到,日本政府投放货币后并没有在社会流通,只是增加了货币的数字而已。阶层固化的民众的消费欲降低,交易市场发达的传统使民众能敏锐地利用金融理财躲避通货膨胀,此外日本的金融支付基础设施薄弱也阻碍了日本消费的发展。

  在这样的背景下,数字资产在日本的发展拥有天然地优势。

  数字资产HT的契机

  很多日本人看不到努力工作改变命运的希望,但是他们一样渴望着有机会能够出人头地,渴望改变自己的社会阶层,而数字资产交易给了他们这样的机会。良好的金融交易市场传统也降低了数字资产在日本推广的成本,日本民众接纳的速度很快。此外,数字资产对于日本支付领域的发展也有着重要意义。

  数字资产交易市场的兴起也是在日本。早年间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所 Mt.Gox即是在日本兴办。只是2014年2月Mt.Gox因为被盗而宣告破产。彼时Mt.Gox承担了全球约 80% 的比特币交易量,如果不是因为其陨落,其他交易平台几乎都没有机会崛起。当时日本也是全球最大的数字交易市场,即使是现在日本也拥有超过620万的数字资产交易者,全球排名第二。

  日本由于金融市场历史悠久,对数字资产可能产生的风险极有预见性,因此其对数字资产交易监管严厉异常。其监管的立场不光要考虑用户资产安全本身,更要考虑日本金融系统在其中渗透。从一个细节可见一斑,日本数字资产交易市场是禁止使用USDT的。尤其是Mt.Gox被盗事件后,日本金融厅对数字资产交易的监管开始变得严厉非常,近几年监管制度屡次升级提高门槛。

  换句话来说,日本数字资产交易市场虽然大,但是对于交易平台的要求非常高,甚至可以说是极不友好的。此前,即有多家交易平台因为合规问题而离开日本市场。但也说明了够进入日本市场的交易平台是千锤百炼而筛选出的。

  交易平台进入日本只是一个起步,而更重要的是能够在日本市场注入更有价值前景的资产。这样的资产首先价格需要便宜,拥有想象空间。此外,还需要能够有外在动力持续推进其生态的发展,并且对于日本支付发展的需求得以赋能。而满足这些条件的,火币全球通用积分HT(Huobi Token)是潜力较大的资产,契机非常多。

  6月16日,火币日本站正式上线HT,成为日本第26个合规数字资产。火币日本CEO陈海腾在专访中表示:“在HT上线火币日本之后,市值排名会在第七位。”

  按照目前市值排名第七位LTC的成交金额来计算,HT单月的成交额会在476万枚HT左右。目前也有日本传统金融机构对火币日本和HT保持关注。

  从市值排名的交易量角度去计算,HT有476万枚左右的交易需求。但是从用户体量的角度去换算,火币日本上线HT之后,1000万枚左右的需求。

  以比特币为例,这是日本市场可以交易的资产,但是比特币如今已经涨近10000美元,并且由于比特币复合包含着巨大的金融衍生品市场,继续上涨的动力不足。单从现货投资的角度,比特币盈利的想象空间不大,而HT目前只有4美元的价格。

  据此前TokenInsight发布的《交易所平台币估值研究报告 | 2020年6月》,对火币交易所评级为A,对Huobi Token(HT)判断为低估,估值区间应在6.28-6.94美元。按照TokenInsight的估值,HT保守拥50%的价值成长空间。其财富效应能满足日本交易者的需求。

  此外,进入日本市场的资产要有推动力在日本形成生态的发展能力。目前已经有日本的企业支持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但是没有公司会去专门运营比特币在日本支付的普及,因此这样的方式投入产出比不高。

  而日本迫切地需要数字资产为其提供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发展空间。前文提到,日本大量银行和券商被美国持股,日本如果要实行金融基础设施系统性地整顿改革阻力巨大,例如支付问题就与此有一定关系。6月3日,日本成立了成员包括三大日本银行瑞穗银行、三菱日联银行、三井住友银行,埃森哲日本公司等一些在日的大公司、专家等在内的研究组,讨论数字货币和数字结算支付系统有关的挑战和解决方案,目标是运用数字货币在日本建立数字结算基础设施。

  对于能够在日本推进数字资产支付的平台,日本政府有动力扶植。火币日本CEO陈海腾表示:“后期火币日本还在寻求积极跟日本的积分平台、旅游航空、第三方支付等公司合作的机会,持续对HT进行赋能。”

  结语

  日本经济停滞以及陷入流动性陷阱的危机为数字资产的发展创造了刚需,而数字资产的发展或许不能够调节日本经济停滞以及流动性陷阱的影响,却给日本民众带来了新的机会。

  未来不管日本经济如何发展,其不断通过放水刺激经济的趋势是无可避免的。在此过程中,数字资产将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而在日本能够得到认可的数字资产,未来潜力远比其他资产更高。

  目前HT上线日本市场反应还不明显,这需要时间沉淀以及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在HT进入日本市场其价值会逐渐提升。一方面,日本数字资产交易市场为HT带来了价值成长的契机,而另一方面,HT也为日本交易者带来了新的财富效应机会以及对日本的支付基础带来了新的工具,这是辩证的,相辅相成的关系。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