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计谋得逞?油市份额有望上爬至40年来最高水平

  疫情之后,原油供应格局可能面临一场大洗牌。

  众所周知,自美国页岩油行业诞生到兴盛繁荣以来,沙特原油的市场份额就一直受到挤压,由此原油市场形成了沙特、俄罗斯和美国三足鼎立的供应格局。 

  大约8年前,美国原油生产突飞猛进,在2018年美国原油产量首次超越沙特,如今已将沙特和俄罗斯远远地甩在后面。

  据EIA数据,截至2019年,全球原油生产量最高的三个国家分别是美国、沙特和俄罗斯,分别占据全球原油产量的19%、12%和11%,三个国家的总产量就占据全球原油产量的半壁江山。

  如果说美国第一口页岩油钻井的诞生是油市近10年来第一个重大转折点,那么,第二个节点可能是疫情之后美国第一口钻井的关闭。

  摩根大通(J.P. Morgan)在最新的一份报告中说,10年内,沙特在石油市场中的份额将会回升,并恢复至198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与此同时,美国页岩油行业将面临清算。

  01 小摩:沙特的油市份额将会回升至40年来最高水平

  在报告中,小摩分析师Christyan Malek表示,疫情爆发之后,消费方式将会发生彻底变化,这将导致未来十年需求永久性减少300万桶/日。

  Malek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平均为9100万桶/日,较之前的预估低900万桶/日,要到2021年11月原油消费量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1亿桶/日。

  由于需求出现前所未有的崩溃,油价今年以来下跌逾40%,这促使油气公司宣布减少支出,预计2029年底原油投资支出将累计削减支出6250亿美元。

  投资下滑无疑将会导致全球原油产量受损以及某些油田的关闭,受损最严重的当属极度依赖投资的页岩油行业。全球石油供应预计将下降500万桶/日,这将会在未来两年内把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推升至60美元/桶。

  摩根大通预计,一旦油价达到每桶60美元,欧佩克成员国将扩大生产,填补页岩油的供应缺口,因为60美元/桶的油价恰好是欧佩克国家达到财政收支平衡所需的价格水准。一旦美国页岩油走向没落,沙特势必赶超美国。

  这是因为,首先,沙特的石油开采和运输成本低于其他许多国家;其次,沙特产油也比加拿大的油砂生产更为“纯净”,与俄罗斯的石油生产相比沙特的石油生产几乎不排放甲烷。沙特阿美公司是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竞争力最强的石油公司之一。换言之,沙特石油在竞争中具有多重比较优势。正如Malek表示:

  “随着非欧佩克和美国原油产量的下降,沙特将在争夺市场份额方面将会拔尖。”

  小摩分析师认为,美国页岩油产量在上一个十年急剧增长,但在未来十年几乎不会增长,到2030年,页岩油产量仅从今年的1090万桶/日攀升至1100万桶/日。

  与此同时,虽然欧佩克的石油总供应量占原油市场份额从2016年39%的水平一路下跌,分析师预计到2020-2021年市场份额甚至会进一步跌至33%,但欧佩克到2025年将恢复至约40%的份额。这一水平相比70年代欧佩克高达80%的市场份额依然相去甚远,但这强化了欧佩克在油市难以动摇的地位。

  在此期间,沙特的市场份额将从2020年的11.6%增长到15%,创下198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

  02 沙特的算盘

  事实上,一直以来,沙特的图谋十分明显。不少人认为,今年疫情为沙特的逆袭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在今年3月,沙特决定重启油价战以来,就不乏有人揣测此举“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目的是通过打击油价拖垮美国页岩油行业,让自己赢回市场份额;同时将增加可再生能源与化石燃料竞争的难度。

  外媒分析Project Syndicate指出,这个行动表明沙特对于能源市场的评估,和将石油作为经济支柱的考量发生了巨大转变。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已经开始采取措施抢占市场份额,不再致力于设定价格。

  此前有人担心,沙特因其糟糕的财政状况,很可能在油价战中最快撑不住。然而,数据似乎证明,沙特这冒险一搏带来了一定的收益:

  上月8日外媒的数据显示,继欧佩克+达成历史性减产协议之后,沙特设法增加了在亚洲的市场份额,并成功挤压了对亚洲出口的主要竞争对手的份额。4月份沙特对中国的原油出口翻了一番,达到2017年以来最高水平;向美国出口了自2018年8月以来最多的石油,攀升至100万桶/日,并取代伊拉克成为印度最大的石油供应国。

  当然,有人质疑,随着减产推进,沙特等欧佩克+成员国支撑了油价,这变相为奄奄一息的页岩油行业打下一剂强心针,然而从肉眼可见的数据下滑速度中得知,页岩油行业的下坡路可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责任编辑:赵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