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说新冠疫苗大选日前可能投用,民主党狠狠怼了一把

对特朗普而言,11月3日前拿出“美国疫苗”是重要的,甚至必须的:这一天是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

特朗普说新冠疫苗大选日前可能投用,民主党狠狠怼了一把

▲资料图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当地时间8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美国“可能”在11月3日之前将新冠肺炎疫苗投入使用。

这一说法一经曝出,立马引发舆论热议。

特朗普这番表态,恐怕是美国针对本国疫苗开发最乐观的预期。

“比这一天只会更早”

当天,特朗普接受了常为福克斯新闻工作的美国节目主持人里维拉的专访。当被里维拉问及“新冠疫苗何时可以投入使用”时,特朗普表示“会比今年年底早、可能早很多”。

当里维拉追问“比11月3日还早吗”时,特朗普表示“我认为在某种情况下会比这一天还早,但最起码就是在这个时候”。

随后他在白宫表示,对在11月3日前后新冠疫苗可以投放使用感到乐观,“这不是为了选举,而只是为了挽救更多生命”。

和特朗普的乐观估计不同,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福奇8月5日曾对路透社表示,如果一切顺利,美国制药商“可能在2021年初”向市场投放“数千万剂”新冠疫苗――这已是他近期一系列相关言论中最乐观的口径。

和特朗普乐观预期同日,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在被MSNBC记者问及“疫苗何时可以投放市场”问题时,拒绝透露“预产期”能否抢在11月3日前,仅表示将“遵循科学、透明的流程”。

而稍早些时候,8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赛更加直言不讳地警告称,各国不能对疫苗寄托太大期望值,因为疫苗虽有研发出的可能性,但“完美的新冠疫苗或许永远也不可能诞生”。

为什么是11月3日

就像许多人指出的,特朗普“并不像他所声称的那样了解卫生常识、防疫和防治新冠”。

毕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如今稳居全球新冠累计确诊数、累计死亡数“双第一”;在其执意“重启”后,“二次疫情”业已成为定局。近些日子以来,美国日新增确诊数也稳定在4到6万例左右。

除此之外,他在疫情肆虐的几个月拒绝戴口罩,“代言”过羟氯喹甚至消毒液,就在8月4日接受采访时,他还罔顾对方“这不是事实”“您算错了”的一再提醒,错误而执着地认定“美国是世界上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

这些“前科”,足以让美国人和外国人对其“11月3日”的美国疫苗“预产期”判定,打上巨大的问号。

但对特朗普而言,11月3日前拿出“美国疫苗”是重要的:这一天是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

尽管他本人和阿扎尔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这不是为了选举”“没有政治目的”,但即便他的支持者也普遍承认,这就是为了选举和连选连任。

说得更直接些,今年以来,特朗普及其团队所说所做的各种争议事件,恐怕没几件和选举无关。

虽然美国民调版本众多,口径不一,但几乎每一个民调版本都显示,特朗普的选情正处于不利状态。

事到如今,恐怕特朗普自己也不得不私下承认,疫情应对不力,是导致他自3月底以来选情一直处于被动境地的根源之一。

为了确保自己的选举造势活动需要,为了不让至关重要的经济、就业数据继续因疫情应对措施而停滞乃至下滑,他势必不能停止对“重启”的推动。

这意味着,他难以通过限制性疫情应对措施去控制“二次疫情”。如果再不能适时让“新冠疫苗”横空出世,他恐怕真就没什么连任指望了。

不仅如此,其他国家也在紧锣密鼓地研发疫苗,尽管专业人士多倾向于对疫苗研发进程给予科学审慎的态度,但特朗普的心情和他们迥异。

他必须要让美国表现出“赢得疫苗研发赛跑”的“胜利者”姿态,以便凸显出自己是“新冠防疫战争”的最大赢家。

光喊口号,是没用的

问题是,防疫终究是一个科学问题,而不是一个宣传问题,一味喊口号是没用的。

正因如此,即便特朗普团队中大多数人,也不敢对他口中“11月3日之前”的“预产期”随声附和。

正如专业人士分析的,即便届时真有疫苗投放使用,根据现有卫生常识,呼吸类传染病的防治疫苗,也远不能确保每次都能较好地应对疫情的新暴发,流感疫苗与流感防治间的“纠缠不清”,就是个明显的例子。

更何况,在美国,善于将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的,又不仅仅是特朗普或共和党一家。

8月6日,众院民主党人提出立法动议,要求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由疫苗及相关生物产品咨询委员会,来自学术界、行业和政府专家组成的小组充分协商,“确保不会对疫苗研发急功近利”。

翻译成“易懂的语言”,大概就是:“我们会尽量不让新冠疫苗抢在11月3日之前呱呱坠地”。

特朗普的算盘和民主党的“算法”谁更灵光?这问题得让“时间”来给出答案。但归根结底,都是一场戏。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