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新博弈原创

文丨周驰

编辑丨雷云霆

斗鱼虎牙合并的传闻又双铝恕

8月5日,据彭博报道称腾讯已开始主导斗鱼和虎牙的合并事宜,并认为合并后的斗鱼和虎牙市值将在百亿美元左右。

受此消息影响,斗鱼、虎牙当天股价纷纷大涨,截至收盘,斗鱼上涨6.02%,虎牙直播上涨7.85%。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但是合并并非易事,在“鱼虎斗”的过程中,双方内耗不断增加,而B站、快手等平台在迅速布局直播板块,对于斗鱼和虎牙来说,稍有不慎,直播市场就会被迅速瓜分。此外,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2019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由于短视频的冲击,直播APP用户增速明显放缓。

直播江湖正在进入存量博弈的时代,平台的战争远没有结束。

1

内耗

关于斗鱼、虎牙合并的消息,从2018年就开始流传。

2018年3月,腾讯在同一天对斗鱼和虎牙进行了战略投资,斗鱼获得腾讯6.3亿美元投资,而虎牙获得4.6亿美元投资。2018年11月,虎牙幕后掌舵人李学凌曾讲到:“最后的情况就是腾讯会将斗鱼和虎牙联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此后,斗鱼、虎牙合并的消息就不断传出。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在2016年时,腾讯便联合红杉资本、南山资本等一同参与了斗鱼的B轮融资,之后,腾讯又参与了斗鱼的C轮、E轮融资。截至目前,腾讯共持有斗鱼38%的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

腾讯对于虎牙的投资则相对较晚,2018年腾讯参与了虎牙的B轮融资,取得34.6%的股份,在今年4月3日,腾讯又用2.63亿美元从欢聚时代购买了相应股份,从而拿到了虎牙50.1%的投票权,并正式控股虎牙,同时还任命腾讯互动娱乐集团总经理黄凌东为虎牙董事会主席。

斗鱼和虎牙从成立之初就是一对冤家,即便在腾讯成为双方股东之后,虎牙和斗鱼也没有停止较量,双方在不断地明争暗斗过程中,陷入“内耗”境地。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头部主播就是最大竞争力,斗鱼和虎牙在近两年中为了挖角爆发了许多不快,天价违约金也是频频出现。

2018年2月,斗鱼以违背“独家合作协议”为由将主播蛇哥colin起诉,此后要求蛇哥colin赔偿1.45亿,这个赔偿金额震惊了整个直播行业;2018年11月,主播江海涛(嗨氏)被判向虎牙直播支付4900万元违约金;2019年12月,法院对主播韦朕(韦神)的跳槽案件作出判决,判决韦朕向斗鱼支付违约金8522万元。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除了对于主播的争夺外,斗鱼和虎牙在场外也不断发生摩擦,从2018年8月到2019年2月期间,斗鱼就虎牙未经授权便擅自传播自己旗下三名签约主播制作的音视频行为,向苹果公司投诉虎牙公司达23次,并要求对虎牙APP予以删除下架。最终,法院最终裁定主播归斗鱼,虎牙不得转播,同时裁定斗鱼停止投诉虎牙。

在斗鱼和虎牙的不断碰撞下,双方并未完成产品的快速升级,反而是在不断增加内耗。抢人竞争愈演愈烈,导致留住主播的成本在快速提升,无形中给公司增添了许多额外运营成本。

多年的“鱼虎斗”并未形成良性的竞争关系,反而使双方内耗不断提升,这对于二者背后最大的股东腾讯来说有些尴尬。

2

平衡

“作为两个平台的主要股东腾讯将受益,因为合并之后将消除二者之间不必要的竞争。”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Vey-SernLing表示。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腾讯IEG成立了一个新部门――游戏直播业务部,主要任务之一是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意图平衡三家互挖主播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

为降低内耗,推动斗鱼和虎牙合并成为摆在腾讯面前的选择题,而合并对于腾讯来说是一把双刃剑。

从业绩上看,斗鱼、虎牙的合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斗鱼2020年Q1总营收22.78亿元,同比增长52.98%,净利润达2.55亿元;虎牙2020年Q1总营收为24.12亿元,同比增长47.8%,净利润1.71亿元,同比增长169.8%。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如果成功合并,斗鱼和虎牙对于头部主播的话语权将极大加强,天价挖角的情况可以迎来改善,有助于节省双方的内容成本,从而带动净利润的增长。

此外,斗鱼和虎牙的主打策略也是有所不同,以往斗鱼是以头部主播形成竞争壁垒,虎牙则是扶持大量腰部主播,如果斗鱼和虎牙可以进行深度整合联动,形成互补,可以大幅度提升双方的内容深度。

但是,合并所带来的问题也很多。

虽然腾讯是斗鱼和虎牙的控股股东,但虎牙背后的欢聚时代也手握虎牙31.2%股权和43%投票权,拥有着很强的话语权,合并势必会对欢聚时代的利益产生影响,欢聚时代的态度将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合并的进程。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此外,在合并之后,斗鱼CEO陈少杰将成为最大自然人股东,如何进行让三方都满意的角色转换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最后,斗鱼虎牙的合并将带来一个拥有3亿月活用户、总市值达100亿美元的新直播平台,此时,腾讯拥有绝对控制权的企鹅电竞的位置就显得尴尬,企鹅电竞是选择“三合一”还是独自战斗也成为腾讯必做的选择题。

3

博弈

在熊猫直播退出市场后,斗鱼和虎牙看似从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进入“双寡头”时代,但是, B站、快手等平台快速崛起,分割着直播市场。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而且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22年游戏直播行业市场规模预计达341.6亿,但市场规模和用户的增速都在放缓,直播市场在进入存量博弈时代,斗鱼和虎牙所面临的市场更加复杂。

目前,B站、快手、抖音等平台都已经介入游戏直播,来寻求新的增长点。其中B站和快手背后都有腾讯的跟投,但是腾讯并没有绝对的话语权。而且B站已经成为直播市场中的大变量,2020年第一季度,B站的直播和增值服务营收达到7.94亿元,同比暴增172%。

2019年12月, B站在拿下曾经“斗鱼一姐”冯提莫后,紧接着宣布8亿元买下《英雄联盟》未来三年全球总决赛的中国区独家转播权,而参与《英雄联盟》赛事竞标的就包括虎牙、斗鱼和企鹅电竞。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英雄联盟》作为全球三大顶级电竞项目之一,拥有着广泛的受众,据英雄联盟赛事官方消息,2019年全球总决赛FPX对阵G2的比赛平均每分钟收视人数达到了2180万。随着B站拿下英雄联盟S赛的转播权,将会大量引流,其中就包括虎牙和斗鱼的赛事观看受众。

同时,从2016年就开始布局游戏直播的快手也在赶超斗鱼和虎牙,2019年7月,快手首次公布流量数据,站内游戏直播移动端日活用户超3500万,游戏视频用户总日活达5600万,而同期的斗鱼和虎牙日活数加在一起共2600万。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游戏直播市场不断被瓜分下,短视频APP也给直播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龙珠直播CEO陈琪栋曾表示,直播行业野蛮生长的上半场已经过去,下半场是内容平台的时代。能否建立完整的优质内容输出平台,是直播行业下半场竞争的关键。

在直播行业的下半场争夺中,“直播+”成为常态,而斗鱼、虎牙的发展链条较为单一,在越来越严的监管环境下,高度依赖头部主播的发展模式弊病渐显,比如卢本伟、陈一发等主播的封杀给平台带来巨大打击。

虎牙斗鱼再传合并,但直播下半场难现“寡头垄断”

事实上,存量博弈下,直播江湖早就不是斗鱼和虎牙激烈拼杀的时代,即使“鱼虎斗”落下帷幕,斗鱼和虎牙也将面临着更加激烈的资本赛道。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博弈。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